当前位置:衢州人才网>人力资源>
“实习就业”者:游走在无业与就业之间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
新华网重庆8月27日专电(记者朱薇)当部分应届大学毕业生踌躇满志地走上新的工作岗位之时,一部分还没有找到工作的毕业生却主动“不要工资”到单位当起了实习生,成为“实习就业”者。

今年6月,来自上海的刘谊正式从重庆大学本科毕业了,然而对他而言,求职路还很漫长。不甘心找不到工作,刘谊主动到重庆一家节目制作公司当起了实习生。在“实习就业”的日子里,每天他都是第一个到单位和最后一个离开单位的人,他主动揽下别人不愿干的活儿,一干就是一整天。炎热的夏天,他顶着烈日在大街上派发实习单位的宣传传单。而指导老师让他参加节目制作工作,即使是做一些最简单枯燥的打字等打杂的活儿,也会令他激动半天。

与在校大学实习生“同台”实习是尤其让刘谊感到尴尬的事情。刘谊实习的这段时间是学校放暑假的时候,正是许多在校大学生实习的时间。“有在校学生来实习的时候,他们最初叫我老师时,我都照实回答自己也是实习生,他们会马上问我‘大几了’,这样的问题每次都会呛得我不知怎么回答。这还不算,与在校大学生实习有很大不同,我现在的实习是为了在最短时间内实现就业,所以虽然都是差不多时间到这个单位实习的,但我肯定不能表现得比他们差,否则不用实习单位赶我,我自己就走了,所以压力很大。”每当在办公室看到在校大学生实习生,刘谊心中最痛的伤疤就会被撕开一次--还没有找到工作的现实便涌上心头。

“我们也清楚明白‘实习就业’里很可能埋藏了陷阱,我们可能会成为企业的免费劳动力,但是没准儿就会有一点希望,即使有1%的希望,我们也必须用100%的努力去争取。”刘谊显得有些无奈地说。

在与刘谊的攀谈中,记者了解到,他们班上31名同学,17人与他类似,都在一些单位里当着实习生,而没有任何报酬。

“我现在身上只剩下210元了,马上实习单位还要带我去外地做一个项目,要是还是像前两个月那样,一分钱补贴也不给的话,我真不知道还能不能撑下去。”另一名“实习就业”者马依晨在接受采访时,显得十分焦急:“现在的生活来源主要靠做家教。暑假里还可以挣些钱,可等中小学校一开学怎么办呢?到时要再找不到工作,我们几个还在当实习生的同学准备一起去路边卖盒饭。”马依晨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。

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